本報記者 高四維 盧義傑《中國青年報》(2014年10月31日07版)
  華南先進光電子研究院官網已經沒有烏爾夫·萊昂哈特的名字。李欣截圖
  10月24日,《科學》雜誌網站上刊文《敢問錢在何方》。本報記者?高四維截圖
  10月24日,《科學》雜誌公佈了特約編輯馬拉·哈維斯坦德爾撰寫的一篇文章——《敢問錢在何方》,文章指出,一位來自英國聖安德魯斯大學、由華南師範大學引進的“千人計劃”教授烏爾夫·萊昂哈特(Ulf Leonhardt)質疑其研究經費遭挪用。
  雙方目前已經終止了合作合同。萊昂哈特對中國青年報記者稱:“不只我被愚弄了,政府和資助部門也被愚弄了,從長遠來看,他們將為科研腐敗、濫用研究經費付出慘痛代價。”
  華南師範大學未對中國青年報記者作出明確表態,在最新的官方回應中,發言人稱:“為了更好地體現客觀真實性,現還在做進一步的核實。在進一步核實之前,不便接受採訪。”
  受到邀請
  萊昂哈特是一名理論物理光學學家,主要從事變換光學、量子光學、超分辨成像方面的理論與基礎應用研究。2000年起,萊昂哈特在聖安德魯斯大學物理和天文學院任講席教授,併在以色列魏茨曼研究所任職。
  2011年4月8日,萊昂哈特參加了在杭州召開的一次會議,由浙江大學光及電磁波研究中心研究員馬雲貴負責接待。馬雲貴隨後將萊昂哈特介紹給了該中心主任何賽靈。
  “何賽靈和我討論有沒有可能到他在廣州的新研究所做一個訪問教授。我們大致談妥了工資水平和研究資助,他提出了我們應該申請‘千人計劃’和廣東省‘領軍人才’項目。”在回覆中國青年報記者的郵件中,萊昂哈特回憶道。
  萊昂哈特所說的新研究所即華南師範大學華南先進光電子研究院光及電磁波研究中心(以下簡稱“光電中心”),成立於2011年年初。何賽靈在該中心擔任兼職教授。
  “根據我的合同,我需要每年在光電中心工作3個月,可以獲得40萬元的年工資。但我沒有收到正式的工資單,因為光電中心的秘書說兼職工作沒有工資單。”萊昂哈特說。
  當年8月底,萊昂哈特來到廣州,待了5天,到訪光電中心並參觀了華南師範大學和廣州市。
  2012年3月,廣東省“領軍人才”項目在北京舉行面試,萊昂哈特與何賽靈、馬雲貴以及華南師範大學人事處處長參加了此次面試。“何賽靈做了PPT,原本他來講,但是評委會堅持要我來講。”萊昂哈特告訴中國青年報記者。此後,在《科學》的報道中,馬雲貴稱這兩份項目的申請書主要是由他撰寫。
  6個月後,萊昂哈特攜夫人一起參觀了華南師範大學和光電中心,萊昂哈特與光電中心正式簽署了工作合同。他的夫人嘉納·西爾伯格,是一名工商管理博士,此次參觀,光電中心考慮為她提供一份國際事務助理方面的工作。
  其間,萊昂哈特的“千人計劃”和廣東省“領軍人才”項目均已通過。華南師範大學官方網站發佈了萊昂哈特入選第七批國家“千人計劃”的消息,屬於“創新人才短期項目”,“受聘我校後將深入進行特異介質等新型光電器件方面的理論和應用研究,爭取在隱身與超分辨成像等領域取得突破”。
  公開資料顯示,“千人計劃”項目全稱為“海外高層次人才引進計劃”,主要是圍繞國家發展戰略目標,從2008年開始,在國家重點創新項目、學科、實驗室以及中央企業和國有商業金融機構、以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為主的各類園區等,引進2000名左右人才並有重點地支持一批能夠突破關鍵技術、發展高新產業、帶動新興學科的戰略科學家和領軍人才來華創新創業。
  據《人民日報》今年6月報道,2008年以來,10批“千人計劃”共引進4180餘名中外專家。前三批“千人計劃”高層次外國專家到崗率為82%。
  廣東“領軍人才”項目是廣東省最高層面的海外人才引進計劃,起步早於“千人計劃”,已連續實施4年。對入選的“領軍人才”,省財政資助每人500萬元的專項工作經費和100萬元補貼。
  官網介紹稱,萊昂哈特教授以第一作者或通訊作者身份在《科學》、《自然》、《自然材料學》等頂級雜誌上發表論文多篇,被認為是開啟現代變換光學和完美隱身研究的兩位奠基性人物之一。
  萊昂哈特和夫人西爾伯格與光電中心簽署的合同均為期5年。《科學》報道,西爾伯格的工資為每年8萬元,每月支付,當萊昂哈特在廣州工作期間,西爾伯格擔任光電中心國際事務助理。
  萊昂哈特加入華南師範大學後,他的工作兩次入選華南師範大學“十件科技大事”。例如,2012年的“十件科技大事”中第七件“獲批NSFC-廣東聯合基金、廣東省自然科學基金團隊項目等重要科技項目”,“華南先進光電子研究院烏爾夫·萊昂哈特教授獲廣東省‘領軍人才’項目資助,經費600萬元。”
  “2013年度十件科研大事”的“事件八”中,“‘千人計劃’入選者、廣東省領軍人才烏爾夫·萊昂哈特教授在《Nature》雜誌發表題為‘Cloaking of heat’的文章,這是以我校為第一署名單位首次在《Nature》雜誌上發表論文。”
  發現疑點
  萊昂哈特告訴中國青年報記者,2013年1月,他開始在光電中心工作,最初短暫工作了5天。
  2013年6月2日,萊昂哈特和西爾伯格抵達廣州,在光電中心開始了每年夏天3個月的正式工作。他的研究方向是 “卡西米爾(Casimir)力”(一種源於電磁場的量子真空起伏的力——記者註)。這段工作一直持續到8月15日,其間包括數次參加國際會議。
  正是在此次工作中,萊昂哈特和西爾伯格產生了懷疑,認為屬於他的津貼和西爾伯格工資中的很大一部分被挪作他用。他們特意聘請了律師調查此事。通過律師,萊昂哈特與西爾伯格發現了合同中的許多問題以及光電中心變相採購設備。
  萊昂哈特向中國青年報記者解釋了4點發現,包括:合同問題、挪用研究資金、隱瞞“千人計劃”資助以及隱瞞稅費。
  “最初引起我們懷疑的一個原因是一張稅單。此前,華南師範大學寫信給我說‘領軍人才’項目的100萬元補助是稅後。這說明已經納稅了,但是當我們去稅務局拿稅單時發現,上面並沒有100萬元的稅款記錄。所以我們懷疑在稅務上有問題。”萊昂哈特說。
  中國青年報記者獲得了一份萊昂哈特的“個人所得稅完稅證明”,是2013年1~6月的納稅單,為36770元,名目為萊昂哈特2013年1~6月每月的工資,沒有關於100萬元補助的情況。
  合同問題則是雙方產生分歧的根本原因。中國青年報記者未能獲得雙方所簽訂的合同,萊昂哈特以內有私人信息為由拒絕提供兩份完整的合同,華南師範大學亦不予提供。
  根據《科學》雜誌報道,萊昂哈特的合同包含中英文版本,西爾伯格發現,中文版本包含一個額外的條款:萊昂哈特為中心工作的總時間將達到6個月,其中3個月在廣州、3個月在海外。英文版本則表示工作時間在3個月以內。
  萊昂哈特希望刪除這一條款。此後,合同進行了一次修訂。光電中心在其中插入一則聲明,表明英文版本優先於中文版本。但在中文版本中,這一條款沒有刪除,“只是用漢字代替羅馬數字6”,《科學》稱。
  2009年《廣東省引進領軍人才評審暫行辦法》規定,引進“領軍人才”的評審對象,須具有良好的道德品質,年齡一般男性不超過60周歲,女性不超過55周歲,來粵工作不少於3年,每年在粵工作時間6個月以上。
  挪用研究資金則指的是光電中心使用“領軍人才”的500萬元專項科研經費購買了其他設備。《科學》報道稱,在萊昂哈特來廣州工作之前,光電中心已經使用了萊昂哈特的“領軍人才”項目的研究資金,購買了包括直線電機驅動平臺和控制器、單色器、激光器和四台筆記本電腦,總計約71萬元。
  萊昂哈特則稱,他以為大部分經費將用來支付他的工資和其他花費,包括交通往來和理論研究需要建立的同行聯繫。
  在對《科學》的回應中,光電中心一研究人員稱,這些設備是為團隊里的其他研究人員提供的,並且500萬元研究經費中有270萬元用來為“超分辨率顯示和材料”課題購買相關的設備。
  中國青年報記者查詢到,《廣東省引進領軍人才專項資金管理暫行辦法》規定,專項資金的使用範圍包括項目研發經費、項目管理經費、聘用人員經費、住房補貼經費。辦法要求,經批准下達的工作經費和住房補貼,由財政部門分別撥付給用人單位和領軍人才個人賬戶,由用人單位負總責。
  “工作經費由用人單位根據領軍人才在研項目的實際需要,與領軍人才共同研究確定工作經費的安排使用。”辦法第17條明確規定。
  何賽靈在接受《科學》的採訪中稱,光電中心使用科研經費經過萊昂哈特授權同意。但萊昂哈特否認了這一點。
  萊昂哈特提供了一份2012年9月他簽字的光電中心授權書,包含中英文版本。其中,中文寫道:“財務處:由於本人經常出差,將本人負責的經費項目( ),於本人不在廣州時,授權於華南先進光電子研究院光及電磁波研究中心的李軍老師簽字有效,有效期為五年:2012年10月8日至2017年10月8日,授權從2012年10月8日開始生效。”括號內為空白。
  英文版的原文則是:“我授權李軍教授在我不在時簽署部分資助財務方面的文件。李軍教授是華南師範大學先進光電子研究院光及電磁波研究中心的行政主任。授權日期為2012年10月8日至2017年10月8日。”
  “我被欺騙了,英文版里條款是完全無害的,但我並不知道中文版本里,光電中心可以全權掌控那些經費。直到律師指出我才瞭解這一點。”萊昂哈特說。這份授權書於2013年12月5日被解除。
  但須指出的一點是,國內大多數科研項目都有經費分配的硬性規定。中國青年報記者註意到,按要求,“領軍人才”項目管理經費須在省財政下達工作經費總額的15%以內安排使用,聘用人員經費的比例是在30%以內。照這樣計算,包括設備經費在內的項目研發經費的比例,最多不可能超過總經費的55%。
  萊昂哈特告訴中國青年報記者,光電中心還隱瞞了“千人計劃”的50萬元補助。在合同生效後的兩個月,西爾伯格仍沒有收到工資。萊昂哈特向光電中心詢問後,過了段日子,光電中心的行政秘書將50萬元人民幣以“免稅補貼”的名義轉入萊昂哈特的賬戶。
  萊昂哈特稱沒有人解釋這是“千人計劃”補助,並且西爾伯格5年的工資只有40萬元。《科學》稱,不久後,他們把多餘的錢退回。根據“千人計劃”項目的相關政策,中央財政給予“千人計劃”短期項目引進人才每人50萬元人民幣的補助。
  解除合同
  在發現這些問題後,萊昂哈特和西爾伯格請律師進行協調,明確各項費用,但最終他認為“調解無效”。2014年1月15日,萊昂哈特向華南師範大學及光電中心寄去終止函。同時,向“千人計劃”項目的主管單位和廣東省“領軍人才”項目主管單位去函要求停止撥款。
  萊昂哈特提供的《終止合約》中稱;“本函件旨在通知貴校,烏爾夫·萊昂哈特教授和嘉納·西爾伯格博士立即終止其二人與華南師範大學訂立的各份合約。”
  至於終止的原因,函件中寫道:“貴校未經烏爾夫·萊昂哈特教授的授權便動用廣東省‘領軍人才’項目的和‘千人計劃’的款項購置物品。該等購置行為是基於烏爾夫·萊昂哈特教授按要求簽的授權文件作出,而該授權文件的中文版本嚴重偏離其英文版本。”
  “烏爾夫·萊昂哈特教授一直被牽扯到與其聘任事宜毫無關係的研究項目中。從其合約生效至今,其在貴校唯一的研究是和羅斌博士研究卡西米爾力的理論,而該研究只需要一臺電腦而不需要任何其他設備。”
  “烏爾夫·萊昂哈特教授在貴校的光及電磁波研究中心工作的主要目的,如其合同所規定,僅在於幫助貴校在公共領域建立世界級的研究項目。”
  2014年6月,華南師範大學同意終止合同。10月9日,萊昂哈特的廣東省“領軍人才”項目終止。中國青年報記者尚未在管理辦法中查到任何關於項目終止或取消的規定。
   說法各異
  在採訪中,中國青年報發現雙方的描述存在很大的差異。
  “合同、研究計劃與研究團隊,這一切都是假的,但撥下來的錢是真的。研究結果也是假的,華南師範大學將我在《自然》的‘新聞和觀點’板塊上寫的一篇文章列為學校在《自然》上的第一篇研究成果,但這隻是一篇對他人研究的新聞觀察。”萊昂哈特告訴中國青年報記者。他在給《科學》的回應中還說到光電中心“研究環境乏善可陳”。
  根據光電中心的官網,在“研究成果和實力”一欄是這樣介紹的:“中心團隊成員共擁有多項國際專利、發表有1000餘篇高水平期刊論文”,“獲得過多項國際獎項和榮譽”,“團隊承擔廣東省創新科研團隊、國家‘863計劃’課題、國家自然科學基金重點項目等研究項目,具有雄厚的科研學術實力及科研經費支持,近3年以來採購的先進設備近6000萬元。”
  華南師範大學光電中心的多位相關人士未接受中國青年報記者的採訪。記者曾多次撥打馬雲貴的辦公電話,但無人接聽。光電中心行政副主任李軍表示,此事由華南先進光電子研究院黨總支書記兼副院長賀浪萍統一回覆,他個人不作回應。
  此前,華南師範大學在回應《環球時報》英文版時稱,《科學》的報道屬於“惡意詆毀”,“這些指控完全背離事實”,以及雜誌的報道立場嚴重偏頗。
  對於《科學》雜誌的報道是否屬實,何賽靈沒有正面回應,“清者自清,八卦沒意義,我沒興趣,也沒時間”。
  現年48歲的何賽靈,本人就是國家“千人計劃”入選者。此外,他還是教育部長江學者特聘教授(講座)、國家傑出青年基金(海外)獲得者,美國光學學會會士、國際光學工程學會會士。
  在科研領域,何賽靈的實力不容小覷。官網介紹稱,何賽靈已發表500多篇SCI文章,最近每年論文被引用達千次,第一作者著有由牛津科學出版社1998年出版的英文國際專著等,並獲得發明專利20多項。擔任美國光學學會一份頂級專業期刊的編輯。
  賀浪萍未對《科學》的報道作出評價,他是光電中心負責此事的發言人。10月30日,他稱,學校領導正在審閱一份此事的有關報告,將有一份新聞通稿提供給媒體。但截至發稿前,記者仍未獲得通稿。
  本報北京10月30日電  (原標題:華南師大原外聘專家質疑科研經費遭挪用)
創作者介紹

客廳傢俱

by09byyay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